當前位置:首頁 > 法律維權

法律維權

雇員高空墜地身亡,承包人之間、發包人與承包人的責任該如何分配

彩票论坛工作室 www.ozzhof.com.cn 日期:2013-08-07

文江航標律師

[案情簡介]

發包人甲公司 2005年獲準建造廠房,2006年發包人甲公司與某建筑安裝工程公司簽訂房屋建筑合同,將其房屋交由其承建。2007年1月,某建筑安裝工程公司建至第五層主體時,停工并撤離施工現場,不知去向。2007年3月,發包人甲公司遂將尚未完成的房屋建筑工程發包給自然人乙、丙。乙、丙簽訂房屋承建合同后,雇請丁某等人為其施工。2007年10月1日上午,正在高空拆卸施工所用塔吊的丁某因塔吊上的鋼索斷裂,從高空墜落摔傷,經搶救無效死亡。關于丁某的賠償事宜,經協商無效;丁某的家屬將上述發包人甲公司、承包人乙某、丙某,一并告上法庭。

 

 

[當事人主張與辯稱]

原告丁某的家屬主張:訴請判令被告給付原告死亡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喪葬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各項損失合計16萬元。

 

被告發包人甲公司辯稱:該房已于2007年9月底全面竣工。2007年10月1日,撤除塔吊是承包人乙丙為了將其變賣,以抵收丁某的工資。因此,雖然其與承包人乙丙簽有建房承包合同,但其房屋已全面竣工,乙丙雇傭丁某撤除塔吊的行為是為了私人利益,該事故不屬于在施工過程中的事故,賠償責任應當由承包人乙丙自行承當。

 

被告承包人乙某辯稱:事故發生當日是應發包人甲公司的要求雇請丁某等人拆卸塔吊的,拆卸塔吊是為了清理、硬化發包人甲公司樓前的場地,并不是為了變賣塔吊,拆卸塔吊屬于從事建設工程范圍內的工作。

 

被告承包人丙某辯稱:其2007年9月2號就已經與乙某在電話中已商定退出發包人甲公司的建房工程了,因此,其不應該對在此之后工地上發生的事故承擔賠償責任。

 

[法院判決]

承包人乙某、丙某共同賠付丁某家屬醫療費、喪葬費、死亡賠償金、被扶養人生活費等合計93786元,發包人甲公司對以上賠款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駁回原告關于精神撫慰金的訴訟請求。

 

[律師評論]

(一)丁某是受乙丙的雇傭,在甲工地中施工過程中發生傷亡事故

依據施工合同,撤除塔吊,清理施工現場是建設施工范圍之內的工作。甲的辯稱并不能否定丁某是在其工地施工過程傷亡的事實。至于,拆除塔吊是否為了變賣,用以支付工資,與本案無關,再所不問。

(二)乙丙二人作為雇主,應當對丁某的傷亡作出賠償

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第一款之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如前所述,丁某與乙丙之間形成雇傭關系,因此,乙丙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與此同時,丙某并沒有拿出有力證據證明其在事故發生前已經退伙,因此,其主張并不能得到法院支持。

(三)甲應該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依據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第二款之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因安全生產事故遭受人身損害,發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接受發包或者分包業務的雇主沒有相應資質或者安全生產條件的,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在本案中,甲明知乙丙是自然人,不具備施工資質,仍然工程發包,因此,應當與乙丙對丁某的家屬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四)精神撫慰金不能得到支持

在本案中,乙丙承擔的是雇主無過錯責任,甲承擔的是發包人連帶賠償責任,二者均非侵權過錯責任,故原告索賠精神撫慰金,不能獲得支持。

 

作者簡介:江航標,籍貫安徽安慶,畢業于首都師范大學政法學院法律系,學士學位,熟練運用書面英文,且口語流利;現為上海市協力律師事務所蘇州分所律師,系總所指派的三名骨干律師之一;有著豐富的法律理論與實踐經驗,并擔任多家內資、外資企業常年法律顧問。

聯系方式:0512-65123112 13962425530

會長致辭
聶長岐,已經成為江蘇鑫旗建設發展有限公司的掌舵人,掌管著鑫旗建設近10多億的年產值。自2008年成立以來,七年間,鑫旗建設從無到有,在聶長岐的帶領下,成長為一個年輕而有朝氣的現代化企業。而聶長岐也在蘇州建筑業內...詳情
會員中心
蘇州安徽商會商會辦公室0512-68703110、68701106

請選擇申請方式!

1.按照提示在線填寫入會申請彩票论坛工作室

2.下載打印電子檔,手動填寫后郵寄至商會下載電子檔

您可以登錄網站,我們會在5個工作日之內通知您申請結果。通過申請您可以擁有更多會員功能。